杨惠林教授与美国MatthewGornet教授在苏大附一院一起探讨病情
杨惠林教授(右一)载誉归来,与苏大附一院院长侯建全(左一),骨科资深专家唐天驷(中)合影

  文/刘兰兰 图/范嵘

  “杨教授率先提出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不愈合的诊断依据……他耐心指导我,我在回国后应用在了我的病人身上。”这是美国Gupta教授,专程发给苏大附一院杨惠林教授的邮件。

  从技术引进到技术输出,苏州的骨科医生在突破中挺起了中国脊梁。这项让美国脊柱外科顶级专家点赞的技术,是由杨惠林教授领衔的课题组历时多年完成的“骨质疏松性椎体骨折微创治疗体系的建立及应用”项目。该技术解决了治疗难题,让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患者重获手术机会,从而远离了死亡威胁。

  这几天,最先享受这项创新技术的苏州患者,获悉该项目上周获2017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后,在庆幸自己赶上好时候的同时也备生自豪。

  痛:4年内死一半!

  “我有一位朋友的长辈发生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由于患者年龄大,平时又有多种疾病,没有接受手术,而采用了卧床等非手术治疗。一段时间后,再遇朋友,随口问了一句长辈怎么样了?朋友黯然神伤,说已经去世了……”

  谈及这项获奖成果,苏州一名骨科医生首先想到的是多年前自己曾亲历的无奈。

  为什么不能手术?因为传统开放手术治疗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创伤大、并发症发生率高,特别是内固定易松动导致手术失败,这就像是在朽木上打钉子,钉子会在疏松的朽木里松动、退出,因此被列为相对禁忌症。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的治疗一直是医学界的难题。

  “4年内死一半!”这是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采用非手术治疗的结果。骨质疏松,在老年人中非常常见。摔不起的“骨脆脆”,便是对这一疾病导致恶果的痛心描述。据《骨质疏松症中国白皮书》显示,我国每年新增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患者约181万,预计2020年总病人数将达5000万!

  喜:医学难题被攻克

  前不久,夏阿婆度过了她的百岁寿辰!97岁时,夏阿婆住进苏大附一院,查下来5个椎体骨折!近百岁高龄,又是布满血管和神经的脊柱出现问题,夏阿婆以为过不了这个坎了。让夏阿婆及家人没有想到的是,术后,夏阿婆腰背疼痛迅速缓解,术后1天即可下地行走,3天就出了院。

  神奇,源于“骨质疏松性椎体骨折微创治疗体系的建立及应用”项目的开展。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苏大附一院骨科团队即在我国著名骨科专家唐天驷教授的带领下,对适合中国人解剖学特点的经椎弓根内固定技术进行研究。“脊柱后路经椎弓根内固定”技术被国内同行誉为“我国脊柱

  外科的一大里程碑”。

  跨入新世纪,苏大附一院团队再次与国际同步开展微创椎体后凸成形术治疗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微创椎体后凸成形术创伤小,能即刻缓解疼痛,显示出良好的应用前景。然而,该技术当时尚处于起步探索阶段,全球仅报道30例,存在诸多突出问题有待研究解决,尤其是穿刺或骨水泥渗漏损伤脊髓、大血管或肺动脉栓塞等,易导致瘫痪甚至死亡。杨惠林团队在国际上首次提出“疼痛责任椎体”概念和判定标准,制定了仅针对“疼痛责任椎体”行微创椎体后凸成形术的治疗原则,改变了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的治疗理念。团队提出“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骨不愈合”概念和诊断标准;建立了二次调制灌注封堵和骨水泥-骨锚合技术。骨水泥渗漏率显著降低,无一例发生整体脱出;建立椎体精准穿刺、量化复位和基于“时间、温度、压强”三要素的骨水泥梯度灌注系列关键技术。渗漏率由国际上的7%-14%降至2%,无一例发生穿刺、复位、灌注导致的瘫痪甚至死亡等灾难性并发症。

  一个医学上的难题被攻克!来自苏州的这项先进技术,让苏州的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患者最先获得手术机会,远离了死亡威胁,并逐渐惠及全国及世界各地患者。

  新:瞄准“AI”技术

  即便是久经训练的亚洲飞人刘翔,状态最好时用尽全力,也跑不过一只普通猎豹。但是猎豹,这种最高时速100公里,陆地上跑得最快的动物,面对一辆普通汽车也只能甘拜下风。在精准操作上,人类的双手与机器操作之间的差距,中间不仅隔着猎豹。

  脊柱外科是骨科中功能最复杂、操作要求最高、风险最大的领域,是骨科中最难啃的一块“骨头”,手术中稍有偏差就可能导致患者瘫痪甚至死亡。杨惠林是苏州市第一个将人工智能,也即AI技术用于临床的医学专家。以获奖为新起点,杨惠林希望脊柱外科手术,在手术机器人的帮助下超越人类生理极限,实现突破性、飞越式发展。

  “我们赶上了好时代,有很好的环境可以放逐自己的智慧和梦想。”这是国内不少科技工作者的内心感受。对苏州医生来说,同样如此。苏州市政府大手笔启动的临床医学专家团队计划,营造了适宜医学大家落户的有利环境。在苏州市政府的支持下,国家重点学科苏大附一院骨科与北京协和医院邱贵兴院士团队强强联手,目标清晰:在未来五年内引进或自主研发全新的骨科微创手术系统、骨科手术机器人系统等,实现骨科手术精确化、标准化。

  在国际上发出更为响亮的中国声音,在脊柱外科挺起“中国脊梁”,用技术上的创新与突破,点燃更多因缺乏有效治疗,绝望而痛苦的患者生命新希望,这是杨惠林及苏州骨科医生的共同梦想。而更多的首创来自中国,不仅让百姓在国内就能最先享受到国际一流技术,也让人们在亲身感受中国首创中,萌生更多的自信心与自豪感。

  民族自豪感与自信,是实现中国梦的强大精神动力。